新闻素养:教互联网一代做出可靠的信息选择

通过对石溪大学新闻素养课程的一系列观察性研究,James Klurfeld 和 Howard Schneider 研究了更好地训练新兴记者和新闻消费者成为更精明、更挑剔的记者和读者的方法。本文详细探讨了如何加强千禧一代的客观性、新闻研究和消费技能。

这些学者认为,在数字时代,要阻止谣言、有害谎言、虚假信息和伪装成事实的未经证实的报道的传播,将永远不会只是更多、训练有素的记者和专业守门人。相反,它将需要一代受过精明教育的新闻消费者,以及本土生产商和发行商,他们将学会成为自己的编辑,并为自己识别基于事实和证据的新闻和信息。

世界上最贫穷的人

Klurfeld 和 Schneider 调查了 Stony Brook 试图实现这一教学目标的方式,并发现该计划确实取得了积极成果。 Stony Brook 将参加新闻素养课程的学生与未参加的学生进行了比较。新闻素养学生通常会从更多来源获取更多新闻,认为跟上新闻更重要,注册投票人数更多,可以更有效地解构一些视频新闻报道,更重视新闻界的监督功能和总的来说,对新闻媒体有更细致入微的看法。例如,在学期开始时,只有 17% 的参加课程的人认为媒体公平对待故事的双方;学者们报告说,到学期结束时,这一数字已跃升至 52%。



我们应该接受叙利亚难民吗

Klurfeld 和 Schneider 争辩说,如果没有就事实达成共识——随着媒体曝光的继续,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不常见——社会可能会面临严重的政策瘫痪。作者认为,互联网使大众能够将报道掌握在自己手中——例如,在推特上发布任何他们认为具有新闻价值的内容——这导致错误信息传播量增加。这些学者还断言,如果我们要提高当今新闻报道的质量,那么我们需要投资于教育年轻人如何收集和处理新闻信息,否则我们将面临政策瘫痪和误解的风险。